大道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逍行紀

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七章崑崙 文 / 血紅

    第一百一十七章崑崙

    手一指,腳下一片淡淡的白雲騰起,托著林逍扶搖直上高空。林逍站在和這座大山平齊的空中遊目四顧,尋找著可能有修道人潛居的靈地、洞府。白季樂聽了林逍的訓斥,不由得吐了吐舌頭,低聲嘀咕道:「乖乖,這才幾天的功夫,師父比起前兩天,又要冷酷無情得多了。呃,真奇怪,師父他這幾天的脾氣變化好大,是不是更年期到了?要不要找個心理醫生給他看看?」

    「嗯?」林逍突然冷哼了一聲,從離地數千米的高空狠狠的低頭看了一眼。兩道精光自林逍眼裡射出,恰恰轟在了白季樂面前,將他面前的一塊人頭大小的山石打成了粉碎。白季樂吐了吐舌頭,認命的歎息了一聲,扛著兩個沉甸甸的巨大包裹,賣力的朝山頂攀登了過去。這時候的白季樂,再也沒有了剛進山時的好奇和新鮮,他苦哈哈的吐著舌頭,尋思著要何時這個苦功才能到頭。

    林逍眼裡閃過一片片朦朧的幽光,自青色寶塔傳來的對天道的感悟碎片中,就有這麼一門奇妙的『搜天徹地洞幽神目』功法。這門功法修練到極致處,上能看破三十三重天,下能窺視九幽黃泉,中能破除一切的幻術和化形之術,是一門極其厲害的旁門神通。茫茫崑崙山脈中,想要尋找幾個修道人的蹤影,無疑是大海撈針一般困難。林逍的腦海中就自然而然的湧現了這門『搜天徹地洞幽神目』的心法,急就章的按照法訣施展了出來。

    只是略微依法施為,林逍眼裡的崑崙山就變了模樣。山體都帶上了各種不同的顏色,七彩繽紛、絢麗得令人心碎。

    那帶著七彩光芒的山峰,就是山下有龍穴地脈經過靈氣充沛地。那帶著綠色的山峰,就是山體內蘊藏了天材地寶,自有靈氣外洩的。那帶著紅色的。就是山體內有珍奇的金屬材料。帶著白光的,就是有修成靈性的精靈潛藏……諸如此類,不一而足,林逍的這一對神目也只是剛剛開始修煉,功候還淺,也看不出太多太詳細地東西。

    「嘿、嘿嘿,好一座崑崙山!」林逍仰天大笑道:「果然是神仙祖庭,不愧是中原大地數一數二的靈山大川!這外表有如九十老婦沒有一點兒顏色。原來好處都藏在了山腹裡。如此英華內斂,倒也符合我道家的精義!這天地大道,可不就是這樣晦澀難知麼?」

    林逍手舞足蹈的朝一座在他神目窺視下散發出濃烈綠光的山峰撲去。在他神目觀測下,這座山峰內有一團方圓百米的綠色火團在急速的湧動,火團擴散開的綠光籠罩了整個山體,令得山體都綠油油地,有如一塊極品的翡翠。那綠光更是沖天而起,染得天空中灰色雲層都帶上了一層濃濃的綠意。綠色的雲層翻滾。高空中又有陽光灑下,將那雲層中的綠意投射在地上,山峰方圓數十里地地面都盡成綠色,好似有巨人揮動巨大的畫筆,在山峰周邊的大地上狠狠的塗上了一層綠色地顏料。

    白季樂剛剛氣喘吁吁的爬到了半山腰。就猛不丁的看到林逍踏著白雲有如瘋癲一樣朝十幾里外的一座山頭飛去。白季樂無比幽怨的大叫起來:「師父啊∼∼∼徒兒在這裡∼∼∼您去哪裡啊∼∼∼」白季樂耷拉著面孔,呆呆的望著林逍急速飛開,心裡又是高興,又是幽怨。他高興的是。自己真的拜了一個騰雲駕霧地神仙做師父;幽怨的就是--自己為什麼沒能長一對翅膀?

    林逍雙眸中幽光更盛,他死死的盯住了這座高有六千餘米的大山腹中的那團綠色火團,雙手指印變幻,結成了一個有如大刀巨斧一般,給人一股洪荒蒼涼、猙獰猛厲感覺的手印。那手印一出,一股令人窒息的氣息就滾滾湧出,就好似在那洪荒時代無邊無際的荒漠中,一名高達百丈地巨人正手揮巨斧。朝天空高高在上地神靈揮出了不甘、不願、不屈的一斧。

    慘烈地殺意在林逍的手印上翻滾,林逍也是本能的結出了這個名叫『斬天』的印訣,卻是根本記不起自己從哪裡學來了這威力驚人的手印。手印剛剛成形,林逍丹田中比常人渾厚數千萬倍的真元就被手印抽取了九成九,就留下了一絲絲淡薄的真元在丹田中有氣無力的翻滾。一團刺目的強光在林逍的指縫間射出,筆直的射向了那座大山。

    「嗡!」

    一聲巨響,一團蘑菇雲自地面湧起。林逍手印上放出的強光和大山相撞,將大山表面厚有百丈的一層岩石一掃而空。岩石被強光直接湮滅。從純物質直接轉化為純能量。就有如核聚變一樣,湮滅的山體爆發出了令遠處的白季樂嚇得魂飛魄散的恐怖能量。強光覆蓋四野,毀滅性的衝擊波朝天地間肆無忌憚的擴散開,方圓數十里地一陣地動山搖,天空的雲層都被衝開了一個巨大的窟窿,強烈的陽光從那廣闊有數十里的窟窿裡照射下來,天空的陽光和地面的強光相互輝映,天地都為這亮光失色。

    『斬天』印撕裂了山體上厚有百丈的普通岩層,這座大山的本來面目露了出來。這是一座通體碧綠、色澤絢麗、材質介於玉石和琉璃之間,通體晶瑩剔透、有著數百千萬個大小不等的窟窿的絕美大山。外面覆蓋的普通岩層一去,山體剛剛接觸了天風和陽光,就有濃烈令人窒息的淳厚靈氣滾滾而出,靈氣化為罡風,呼嘯著捲向了四面八方。林逍的斬天印根本無傷這座山體分毫,反而是山體內的罡勁掃出,有如鐵板一樣擊中了林逍,將他有如一隻小蟲,重重的轟飛了百里。

    一口血自林逍嘴裡噴出,他週身骨骼寸寸碎裂,被那山體擴散出的罡風一舉轟入了遠處的山體,深深的陷入了岩石中。

    一座通體碧光四射、光焰萬丈的大山出現在崑崙山脈的邊緣。強烈地天地靈氣擴散開去,天地間風雲捲動,大地在轟鳴。巨大的能量波動令得地球都隱隱顫抖起來。林逍貿然的一擊,令得崑崙山終於揭開了它真實面目的一角。

    十幾里外的山腰上,白季樂呆呆的看著那撲面而來的強光和衝擊波,發出了絕望的叫聲。死亡,近在咫尺,白季樂本能地吼道:「師父!」

    「哼哼!」一聲譏嘲的冷笑飄進了白季樂的耳朵,一隻美麗得近乎妖異的突兀的自白季樂身前丈許遠的空氣中出現。這隻手似乎是撕裂了虛空,直接出現在了那裡。手掌上閃爍著令人心悸的血光。濃烈的血腥氣傳來,白季樂只是略微聞到了那血腥氣,就差點沒嘔吐起來。那隻手是如此地美麗,卻是如此的妖異,妖異得好像只是看了它一眼,就連靈魂都會被吸進那隻手中。

    一道血幕自手掌上衝天而起,強光和衝擊波被攔住,白季樂身周百丈方圓就連一點兒微風都沒有捲起。毀滅性的衝擊氣浪掃過了白季樂所在的山峰。山峰劇烈的顫抖著,一層層岩石被衝擊波揭開,漸漸地露出了這座山峰的本來面目--這是一座通體金黃,有如黃金打造的大山一般,金光熠熠。通體半透明,在山體內有一道道暗金色的強光奔湧,每一道強光,都給人一種那是一柄絕世神兵。能夠將天地都輕鬆撕裂地錯覺。更遠處,有數十座山峰一一被那奔騰的衝擊波撕開了表面的岩層,露出了它們的原本面目。數十座閃爍著奇異光芒的大山矗立在崑崙山脈的邊緣,奇光異彩染得天空都變成了七彩的調色板,光怪陸離、有如不在人間。

    「這,這是∼」白季樂跪倒在地上,呆呆的看著這數十座和先前死氣沉沉地模樣迥然不同的大山,驚得連思考的能力都失去了。

    「真能幹哪。果然是無知者無懼!」刻薄的譏嘲聲自空氣中傳來,杜自忪奉為神明的那名青年穿著一身雪白的燕尾服,慢慢的自虛空中浮現。他冷冷的掃了白季樂一眼,隨手一點,一道血光射在了白季樂地頭上,白季樂頓時暈了過去。

    青年輕輕地拂動了一下腦後的長髮,靜靜地望著深陷在遠處山體內,通體血如泉湧。已經昏迷過去的林逍。臉上是一種說不出的、極其古怪的笑容。那笑容是如此的複雜,似乎包含了人類所能擁有的一切感情。怪異無比,卻充滿了一種濃濃的苦味。過了許久許久,這青年才突然低聲笑道:「這就是命啊∼一時好奇,偷偷的跟著你這個白家突然冒出來的修道之人來到了崑崙,卻想不到∼這就是∼命啊∼」

    兩行血淚自青年的眼角緩緩淌下,青年低聲道:「嘿,你做夢也想不到!」

    邁開步伐,輕輕的朝林逍所在的大山邁出一步,青年幾乎在邁步的同時就到了林逍身邊。

    瞬移神通,這是起碼元神期的高手才能勉強施展的法術。但是看青年這麼輕鬆自若好似只是喝了一口水,一點兒都不費力的樣子,就可以得知,他的實力遠超元神期。也許,他已經是虛境的高手。

    手指朝深陷山體內的林逍一勾,陷入昏迷的林逍就搖搖擺擺的從山體內飛出,懸浮在這青年的面前。

    青年仔細的打量著林逍,突然間慘笑起來:「你長大了啊,可惜,還是這副模樣。嘿嘿,真不知道,你的脾氣,是不是還和以前那樣讓人討厭?嘿,嘿,嘿,嘿,金丹中期?似乎是金丹中期,也算是了不起了。只是,你這個金丹中期,怎麼∼有點古怪?」眉頭皺了皺,青年從袖子裡掏出了一面造型有如美女面孔的青銅鏡,手一晃,青銅鏡就射出了七道青紅色幽光,牢牢的照在了林逍的丹田上。

    林逍整個身體的情況,就纖毫畢露的展示在青年的面前。

    青年呆呆的望著林逍體內那空蕩蕩望不見邊際的經脈、穴道、丹田、識海,驚駭的退後了一步,大聲道:「見鬼,這是什麼功法?這麼說來,這小子想要從金丹中期晉陞到金丹頂峰,豈不是需要耗費普通修道士數十萬倍的功夫?這,這。這是什麼邪門功法?」

    轉瞬間,青年又明白了其中的關鍵,他嚇得面色青一陣白一陣的,眉頭緊緊地蹙在一起嘶聲道:「但是,如果是這樣,豈不是,他以金丹中期的修為,就能硬拚元嬰期的高手?。若是他能修成虛境,以他這麼強盛的真元儲備,就算是仙人,怕是也要在他面前吃癟!若是他能修成仙人∼老天,這,這∼」

    眸子裡一陣奇光閃動,青年突然邪笑道:「妙啊,妙啊。妙得緊。這麼古怪的功法,正好扮豬吃老虎。嘿嘿!好一個∼好一個∼林逍!」

    青年在原地轉了幾圈,突然間放手拍打著肚皮狂笑道:「自幼就循規蹈矩,自幼就是好好先生的林逍呵,我倒是想要看看。你以後若是得知,你的一身修為裡,有一大部分真元是來自於數億凡人被屠殺後凝結成的血晶後,你會怎麼做?」

    狂笑了三聲。青年無比鄭重地從袖子裡掏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烏木匣子。他打開匣子,匣子裡是整整齊齊十二粒拇指大小的不規則多面體血色晶體。血晶中充盈著令人心魄動搖的血光,那血光急速的抽縮,好似人的心臟在瘋狂的跳動。血光飄盪開,方圓數里的虛空都被血光所覆蓋,天空地雲層也變成了血色,一層層的血雲堆積在一起,有如凝結了的污血透出一股子暗褐色的幽光。

    「一顆血晶。就要屠殺八千一百萬精氣充沛的凡人,凝聚他們地全部精氣神,加入數千種珍貴的藥物才能配成。每一顆血晶,能增強相當於普通修士三萬年的修為。十二顆血晶啊,相當於普通修士三十六萬年的苦修,就算是你這麼怪異地功法∼嘿嘿!想來也足夠讓你達到元嬰後期吧?希望,你的心境修為能控制暴漲的真元,否則。我也沒辦法了!」

    青年有點不捨的望了望十二顆血晶。咬了咬牙,猛的將烏木匣子朝林逍一傾。十二顆血晶『滴溜溜』的衝進了林逍的身體。有如有靈性的活物一樣直衝他丹田,飛快地融入了林逍的金丹中。隨後,十二顆血晶爆發了,一圈圈血光自林逍丹田部位擴散開,充沛至極的精血能量被天火玄氣轉化為水火真元,一浪浪的衝進了林逍的身體。

    林逍的金丹有如吃了大補的靈丹,急速的膨脹,金丹上地丹火衝起來老高,將金丹上懸浮地青色寶塔整個包裹了進去。

    強烈的丹火灼燒著青色寶塔。寶塔外表地斑斑袑鬅w緩消散,寶塔的表面漸漸的又恢復了那青色柔潤的光澤。

    十二顆血晶轉化的真元並未如那青年所預測的那樣被林逍全盤吸收,而是有八成都被那青色寶塔掠奪了過去。青色寶塔的下方,紫色天火和黑色玄氣組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太極圖,太極圖急速旋轉,就有如黑洞一樣將巨量的真元一口氣抽得乾乾淨淨。青色寶塔好似春夜的竹筍,『噌噌噌噌』的暴漲了一千多節,寶塔週身更是散發出濃烈的青色光霧,一片片青色的蓮花自寶塔內飄盪開,蓮花纏繞著寶塔緩緩的旋動,蓮花瓣緩緩張開,蓮蓬上一絲絲精光射出,一條條朦朧的人影在蓮蓬上浮動,似乎要凝聚成形。奈何似乎蓮花還缺少了足夠的能量,這些朦朧的人影時而凝聚、時而飄散,始終無法凝聚出真形。

    剩餘的兩成精血轉化為水火真元,充盈在林逍的體內。龐大的真元充滿了林逍的身體,金丹也急速的增大,很快的,金丹就達到了極限,金丹中的元神胚胎打了個呵欠,猛的甦醒,深深的伸了一個懶腰。

    巨量的水火真元被金丹抽得涓滴不剩,林逍體內一時間空蕩蕩的,緊接著,金丹中一縷刺目的紫黑光芒爆發開,林逍的體表突然騰起了紫色天火和黑色玄氣,天火、玄氣在林逍體表生生不絕,水火衝擊,一道道紫色電光不斷自林逍體表迸射出來。電光不斷的轟在了那青年的身上,打得青年體表的一層血光蕩起了點點漣漪,卻沒能碰到他哪怕一根頭髮。

    林逍丹田中金丹突然爆裂,一團金光沖天而起,碎丹成嬰,林逍正式踏入了元嬰期。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