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逍行紀

第五卷 第一百九十二章 法寶異變 文 / 血紅

    第一百九十二章法寶異變

    林逍就在雪琅他們的洞府中心架起了丹爐,開始煉丹。

    林逍取出丹爐時的動靜,又嚇了雪琅他們一跳。只見一道青光從林逍的丹田中射出,一尊高有九丈通體金光閃爍的丹爐就出現在洞府中。不提這丹爐的造型美妙,不提丹爐上雕刻的無數複雜的符文雪琅他們就連一個都不認識,單單就說這丹爐散發出的那種古樸、厚重、威嚴、宏大的氣息,就逼得雪琅等人連連後退,就連靠近丹爐三丈近的能力都沒有!

    「這是!」雪琅驚呼道:「這丹爐是∼」

    「哦,不過是一尊下品仙器而已,沒什麼大驚小怪的。」林逍滿不在乎的說道:「無非是一尊下品仙器,能煉製出來的靈丹最高不過是中品的仙丹。不過,仙丹這玩意在修道界極少有人能服食,所以,這丹爐說實話沒什麼大用!嗯,倒是它能放出侑佾天火傷人,還算是一件威力不弱的攻擊性仙器。不過,也僅此而已,侑佾天火的威力還不如三界淨火,算不得什麼上品的火焰!」

    『咯咯』,雪琅、秋梧葉以及林飛等人的喉嚨裡發出了怪異的聲響,望著那丹爐再也說不出話來。下品仙器級的丹爐,不要說見過,他們聽都沒聽說過修道界有哪位丹道的宗師能夠有一尊仙器級的丹爐!仙器啊,仙器啊!但是聽這位丹逍前輩的意思,似乎他還嫌棄這丹爐的威力不夠!他居然還嫌棄侑佾天火的威力不夠!蒼天哪,這可是侑佾天火啊!侑佾天火的特性就是溫度極高,就算是上品靈氣一碰到侑佾天火也是頃刻間化為鐵水的下場,丹逍前輩居然嫌棄侑佾天火的威力不夠!

    至於所謂的三界淨火,雪琅他們聽都沒聽說過!

    就連林遙也有點傻眼,他硬是沒想到,自己的這個弟弟身上居然有下品仙器級的丹爐!他突然明白了,白衡星上死傷的那近百萬修士真正是死得一點都不冤枉,就憑眼前這丹爐,就值得上十幾萬條修道者的人命的,就不要說林逍的身上肯定還有其他的好東西了。

    「真他這小子這些年來到底走了什麼狗屎運?我以為我林大少的運氣,已經是天下第一了,哪知道∼」一想起自己只有一件血魂旗是下品仙器,身上的其他法寶全都是一些中品、下品的寶器,林遙就覺得心裡酸溜溜的,那個酸澀啊∼酸得他差點想蹦過去毒打林逍一頓。若非他看到了昭月那甜美的面孔,林遙真不知道他會作出什麼事情來。

    「咳咳!」林遙用力的咳嗽了幾聲,將雪琅他們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自己身上。他淡淡的說道:「丹逍道友的這尊丹爐乃是他師門秘傳的至寶,有一個名號叫做『春風得意樓』,呃,不,是『春風得意爐』,嗯,嗯,當然了,這丹爐想要控制起來,也是很不容易的。沒有元神期以上的修為,根本別想動用它。唔,哪位想要聽我講授天道?」

    雪琅他們立刻圍上了林遙。下品仙器雖好,畢竟是林逍這個他們招惹不起的大高手的,但是哪裡有自己的道行增長來得便宜?

    林逍在一旁翻著白眼,將林遙的胡說八道聽得清清楚楚。對於林遙,他實在是在沒有什麼說辭了。搖搖頭,林逍大袖一捲,將丹爐的爐蓋揭開,一股赤紅如血的火焰帶著滾滾熱浪直衝出來,逼得洞窟內的所有人當即連蹦帶跳的跑出了洞府去,就連林遙都有點承受不住這至陽至剛的火焰,被天火逼得面色赤紅的閃出了洞去。

    林逍瞇著眼睛思忖道:「罷了,看胖子他們寫的那些狗屁文章裡說,追求一個女人最快要多久?唔,這一爐丹藥,我耗費一個月時間在上面吧。嗯,為了他的終生幸福,為了他能改邪歸正,為了他能洗心革面,我就暫留一個月又如何?」

    手一揚,九道清氣自丹爐中沖天而起,林逍袖子一抖,煉製九種靈丹所需的原材料紛紛揚揚的自他大袖中飛出,一一注入了九個丹鼎內。這座丹鼎是林逍在太方上人的遺寶中得來的,是修道界很傳統的那種丹爐,並不是大羅丹道改良過的流水線生產型的丹爐。從太方上人遺留的那一縷神念中林逍得知,這座丹爐是太方上人為了他的一個知交好友耗費了數千年的時間辛辛苦苦好容易才找到的。可惜等他找到這座丹爐時,他的那好友卻已經在天劫中隕落,故而這座丹爐也留在了他的洞府中。

    「嗯,被陰雷傷了元氣,秋梧葉又是火屬性的體質,這陰邪入體傷了本源,就需要用大補的猛藥才行。那所謂的小三才養元丹,還真不知道是什麼破爛丹藥。唔,就煉製一爐『后土丹』,最是能滋養修道者的元氣,穩固她的根本。然後,既然要幫他,那就幫到底,看林飛他們的修為實在是弱了點,就算是雪琅、秋梧葉的修為也不高,那就煉製一套足夠他們從凝氣期使用到虛境的『虛一丹』好了。」

    制定了煉丹的計劃,林逍當即將心神全部沉浸在了丹爐中。丹火熊熊,一道道紫煙不斷的自丹爐中衝出,這些紫煙徑直穿過了厚厚的山體,在山巔的形成了一道道龍虎虛影。若是有丹道中人在這裡,就知道定然是有丹道的高手在煉製丹藥,而且煉製的定然是上上品的靈丹,否則丹氣不可能自動凝結成龍虎幻像。

    龐大的真元在體內流轉,巨量的天地靈氣不斷的自清靜琉璃寶塔中湧出,林逍的身體不斷的汲取這些靈氣,將他的身體萃煉得益發的結實。但是僅僅過了不到一刻鐘,清靜琉璃寶塔中湧出的靈氣就直線下降,瞬間就降為了零。

    林逍的神念全部沉浸在了對丹爐爐火的控制中,他的元神對清靜琉璃寶塔的控制就直線降為了零。清靜琉璃寶塔一感應到林逍的元神不再附著在自己身上,立刻就產生了異變。無數青色的雷霆自塔體四周平空而生,帶著巨響聲轟入了塔體內,目標正是一個破爛的布包裹。

    一道道綺麗的光芒自清靜琉璃寶塔中林逍用來存放物品的某一層塔體內傳出,光頭胖子送給林逍的那個包裹突然炸開成了無數粉末飄散,胖子花了大概總共不到一百塊錢買來的那些破銅爛鐵慢慢的飄起,懸浮在清靜琉璃寶塔中,有如快要渴死的沙漠旅人突然碰到了清澈的湖水一樣瘋狂的汲取起清靜琉璃寶塔中充沛的靈氣。

    一道道青色的靈氣旋風在塔體中掀起,這些原本看起來袑騑陷釭滲}銅爛鐵不斷的閃出一道道瑰麗的光芒,一股股威嚴浩大或者詭異多變的氣息在清靜琉璃寶塔中滾蕩,靈氣不斷的湧入這些物事,它們放出的光芒益發的強烈。如此就是二十餘天。無數道青色的雷霆轟在了這些破銅爛鐵上,只是濺起了無數道璀璨的靈光,卻沒能傷害它們分毫。

    這正好是一個月一次的清靜琉璃寶塔給林逍『收割』真元的日子,巨量精純的真元瘋狂的自清靜琉璃寶塔中湧出,林逍的身體卻連一滴真元都沒得到,所有的粘稠有如黃金溶液閃爍著刺目光芒的真元浪潮盡被那十幾件『紀念品』吸收,就連半點兒都沒給林逍留下。隨著這真元的湧入,這些『紀念品』上散發出的光芒益發的奪目,到了最後簡直是令人無法正視。

    這些『紀念品』上釋放出的威壓益發的龐大,到了最後,一**恐怖的威壓簡直帶上了足以毀滅一切的氣勢。清靜琉璃寶塔這件隕界之主留下的神器至寶也顫抖起來,興奮的發出了一聲聲尖銳的長吟。長鳴聲中,清靜琉璃寶塔不顧自己還沒有完全恢復,居然向這些『紀念品』放出了一股挑釁的氣息!是的,挑釁,清靜琉璃寶塔在挑釁這些『紀念品』!

    好容易找到機會林逍沒有注意到自己了,清靜琉璃寶塔立刻凝聚了無數天雷想要轟碎這些給它的感覺很不舒服的破銅爛鐵,但是這些破銅爛鐵居然被雷霆轟擊了快一個月都沒有破碎,它已經有點動怒了!故而它不顧自己還沒有痊癒,顧不得它的防護禁制還沒有完全打開,顧不得它的攻擊禁制更是僅僅恢復了一小點兒,它主動向這些讓它覺得不安的物事提出了挑戰。

    光頭胖子用八塊錢買來的那枚『翻天印』突然膨脹起來,它迅速的膨脹到千丈方圓,帶著一股足以毀天滅地的恐怖壓力迅猛絕倫的轟在了清靜琉璃寶塔這一層的地板上。『卡嚓』幾聲,清靜琉璃寶塔這一層的地板被砸成粉碎,『翻天印』上也出現了一條細小的裂痕,兩件寶貝居然是碰了個兩敗俱傷!翻天印上閃爍起刺目的高頻光芒,其他的那十幾件『紀念品』同時閃爍起頻率相當的各色光芒,似乎它們正在交流著什麼。

    『翻天印』再次膨脹,『落魂鍾』也膨脹到千丈高下,『九龍神火鑒』、『陰陽鏡』也都紛紛幻化出高達千丈的虛像,那化血神刀已經化為一道粘稠的血光滿天飛舞,其他的十幾件『紀念品』紛紛顯化神通,各色光芒亂閃,這十幾件『紀念品』同時放出了恐怖的威壓,它們齊心協力將各自的威壓連成了一股可怕至極的壓力,瘋狂的湧向了清靜琉璃寶塔。

    『嗡』,林逍識海中不斷翻滾的『天地印』發出一聲巨響,天地印突然自林逍識海中消失,憑空出現在清靜琉璃寶塔中。天地印散發出逼人的金光,一層層金幕滾動,連同清靜琉璃寶塔散發出的青光,組成了金青二色的光幕迎向了那十幾件寶物發出的恐怖壓力。只是一聲脆響,天地印和清靜琉璃寶塔聯手發出的光幕被輕而易舉的轟成粉碎,十幾件『紀念品』聯手,眼看就要將天地印和清靜琉璃寶塔轟成粉碎。

    一個有點懶洋洋的聲音突然從寶塔角落裡的一塊破布卷中傳來:「一群小傢伙,真呱噪!」

    一片靈光自破布捲上湧出,靈光一卷,天地印上金光黯淡,乖乖的飛回了林逍的識海,懸浮在林逍的元神頂上慢慢的翻滾著。不過,和以前不同,以前的天地印只是自顧自的轉動,根本不和林逍的元神產生任何的聯繫。而如今林逍的元神上卻有一絲極細的光芒直射入了天地印中,竟然是開始祭煉天地印的模樣。而天地印內也不斷的有一片片金霞落下,滋養著林逍的元神,令得林逍的元神上覆蓋起一層宛如黃金鎧甲一般的金光。這近乎實質的金光還不斷的向林逍的元神內部滲透,將林逍的元神變得益發的堅固。

    清靜琉璃寶塔也不挑釁了,它粉碎的地板頃刻修復,它乖乖的收斂了渾身的青光,繼續本分的擔當起兩個世界的靈氣轉化核心的重任。

    十幾件『紀念品』更是有如乖孫子見了老祖宗一般,紛紛飛到了那破布卷面前,整整齊齊的排成了一個方陣,接受那破布卷中滲出的靈光的洗滌。翻天印體上出現的一絲裂痕也在靈光的洗滌中慢慢癒合,印體上的星圖簡直有如活了過來般,開始了不斷的幻化演變。

    破布卷中那個懶洋洋的聲音哼哼道:「你們,都省省事吧!嗯,不要仗著你們人多,就欺負人家兩個後生晚輩!唔,別忘了,你們的老主人早就不在了這一界,他們都已經用不上你們了,所以就將你們隨意的丟在了源星生蛂C你們呢,是法寶,法寶就要有法寶的德行,不要動不動就自動的跳出來喊打喊殺的!法寶是工具,你們別弄得一個個都和成了精一樣的,這樣誰還敢用你們哪?」

    翻天印等寶物上光芒一陣閃爍,似乎同意了這破布卷的說法。

    布卷中的那聲音繼續說道:「所謂,相逢就是有緣!你們這麼多年了,都沒再碰到一個合適的主人。但是這個小娃娃呢,我看就不錯。雖然他的修為實在是差了點,但是你們就委屈委屈,勉強跟著他。我盤算著,他以後的遭遇定然是多姿多彩,定然不會辱沒了你們在周天世界中的『赫赫凶名』!他的仇人呢,很多,這一通殺下去,你們的凶名會更大一點,你們高興了吧?」

    翻天印等寶物同時轉了幾個圈子,似乎都在說他們很高興!

    「好罷,既然你們都同意了,那就和他的元神合一吧!你們的靈性比這破寶塔和那破爛大印要來得高明一百倍,你們知道該怎麼做!」

    翻天印等寶物同時化為一道流光飛入林逍的識海,就待投入林逍的元神中。

    破布卷突然大聲喝道:「慢著,別人都算了,那個誰誰誰,呃,我忘了你名字了,就是那個渾身紅光的砍刀,你慢著!這小傢伙的功法和你的屬性不通,他暫時也沒實力驅使你這柄凶器!你先不急著和他的元神合一,這小傢伙的親生大哥是修煉血道魔功的,你這一任主人,如果我沒有算錯的話,應該是他!」

    化血神刀所化的血光繞著林逍的元神飛了一圈,慢慢的停在了林逍的元神前。

    破布卷繼續囉唆道:「還有,落魂鍾啊,你的神通和那叫做林遙的小子也正好相和,血道魔功中也有萬里追魂之術,配合上你的神通,簡直就是相得益彰,你和那刀子一起,跟隨那個小子吧!該死,翻天印,你做什麼?」

    翻天印也沒做什麼,他只是有如一頭餓慌了的猛虎看到了一塊鮮肉一般,惡狠狠的撲向了林逍識海中的天地印,在天地印反應過來之前,猛的化為一團刺目的金光將天地印吞了進去。翻天印的印體有如流水一般波動了一陣,他甚至還發出了一聲有如打嗝的巨響,翻天印的印體上光芒更盛,通體精光流轉威勢駭人至極!而天地印呢,則已經徹底的自這個世界消失,再也沒有了它的半點兒痕跡!

    破布卷半晌沒吭聲,過了很久很久,他才有點無奈的歎道:「人家怎麼說也是一件神器,雖然說檔次低了點,畢竟也是一件神器,你居然招呼都不打一聲就把人家給吞了!唔,不過,也是,它的屬性和你正好相當,你吞了他,用不了幾年,你的威力該能比你在你老主人手上更增強七成!嘿,嘿,嘿,就這樣吧!你們就寄托在這小傢伙的元神中,慢慢的恢復你們的靈性,等到需要的時候,你們知道怎麼做。」

    「你們一個個都是法寶中的老祖宗了,也不用我叮囑你們什麼臨危護住之類的廢話,到了該出現的時候,你們就出現好了。不過,悠著點∼」

    「呱噪!」一聲蒼老的呵斥聲自那布卷中響起,布卷立刻再也不出一聲。以翻天印為首,翻天印、陰陽鏡、九龍神火鑒等一共十七件法寶紛紛鑽進了林逍的元神,以一種上古的秘法化為近乎實體和精神能量之間的存在,寄托在林逍的元神中,慢慢的調節自身的波動,將自身的法力波動慢慢的調整得和林逍的元神波動一般無二。

    化血神刀則是和落魂鍾相互磕碰了一下,兄弟倆百無聊耐的繞著林逍的元神繞起了圈子。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