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戰神之刃

正文 生化危機第十八章 舔食者(下) 文 / 亡靈暴君

    如今就在阿瑞斯不知道的地方,這個副本世界當中,卻是有著一個金光閃閃的光球,不斷的在天空中旋轉著,上面浮現出阿瑞斯所作所為,甚至是阿瑞斯的每一句話,都清清楚楚的反應過來,而光球在關於阿瑞斯所有的影像全部消失以後,剎時間一個蒼老的面容浮現在上面,老者露出玩味的笑容,因為老者發現了一件極其有意思的事情。

    也不見老者有太多的動作,一道光芒閃現,一副畫面呈現在老者面前,這一次不是在老者這光球上面反應。

    潮濕而凹凸不平的牆上長滿了青苔,偶爾沒有青苔的地方坦露出濕漉漉的黏滑牆面,戰術電筒照在那上面已經看不出原來的牆面的顏色,看起來就像是某種軟體動物的噁心皮膚。出於生存的需要,沃爾夫和隊員們不得不呼吸著下水道裡獨一無二的潮濕霉腐的空氣,在這樣沒有半點討人喜歡之處的環境裡搜索前進。

    陰森冰涼的下水道氣溫比地面上要低得多,厚厚的戰術背心與戰鬥服也不能替隊員們隔絕那冰涼的空氣,他們仍然能感覺到皮膚上那股刺人的寒意,但有點可笑的是,他們居然在出汗,當然那不是因為燥熱,而是因為緊張。

    這是一個小隊,一個全副武裝的小隊,甚至是有人看過的話,就會生出一股熟悉的感覺,在這下水道當中的小隊,卻是出自一篇生化危機同人的小說,而就在如今。這原本應該只是在同人小說當中的情景,竟然活生生的出現在了面前的屏幕當中。

    只見沃爾夫的兩手緊緊攥著他的生命保證:狙擊步槍,這支東西現在是他勇氣的源泉。沃爾夫無法想像沒有了槍會怎麼樣,但是如果真的有那樣的情況出現,他想無論如何都會去找一把刀或一根鐵棒或者木棍什麼的,反正得是一樣能反擊的工具。除非已經死去,否則他決不會像綿羊一樣在威脅下溫順的活著。

    在遍佈危險的陰森下水道裡搜索前進並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沃爾夫無緣無故的就想起了在南美和亞洲叢林中的作戰經歷,和現在的環境比起來。他覺得以前蚊蟲肆虐猛獸出沒的叢林簡直是天堂,因為在那兒不會有這些違背自然規律的噁心生物,並且在那兒。他至少還是一個捕獵者,而現在,在這冰冷的下水道裡,他和他的隊友毫無疑問的都屬於獵物。(

    終於又來到他們先前經過的奇怪設施旁邊了。這應該是一個出口。沉重的鐵門緊緊地閉著,似乎並不歡迎他們這些不速之客,看起來很久沒有人使用過了,鐵門上原來是刷有很漂亮的油漆,但在這極度潮濕的環境裡,再漂亮的油漆也會被盡數腐蝕掉,鐵門的斑斑袑鯇狻了潮濕空氣的威力。

    沃爾夫上前扭了一下門把手,門把手象被膠粘住了一樣紋絲不動。門是從裡面鎖住的,並且在外面看不到任何使用鑰匙的地方。這門是電子鎖,被設計成不能從外面打開,得用另外的方法才能把門打開。

    「看來又要用我們可愛的橡皮泥了!」

    裡德的聲音從沃爾夫旁邊傳來,他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敲著鐵門,以確定鐵門的厚度,同時也在尋找那背後的門鎖部分。

    「唔,沒錯,誰叫我們是進門不用鑰匙的那一類人。」

    沃爾夫點了點頭,用c4塑膠炸藥把門炸開是唯一的方法了。幸好他們都是未雨綢繆的老兵,這次本意為營救的行動並未要求攜帶*,但是出於謹慎,沃爾夫和裡德都不約而同的帶上了*。沃爾夫是出於任務的習慣而攜帶,因為狙擊手得給自己留好撤退的道路,炸藥將使他們在城市建築物中脫身更快,而裡德是爆破專家,行動中不帶上*就像女人參加盛大晚宴沒有抹口紅一樣不可思議。

    「轟!」

    一聲震耳的響聲在潮濕的下水道裡久久迴響著。等煙霧散去,隊員們抬起頭來,原來緊閉的鐵門此時已經朝裡面打開,裡德真不愧是個爆破專家,炸藥的使用量和起爆角度就像用計算機計算過似的,非常精確,只是把門鎖部分炸開,其他地方沒有任何波及,更沒有對旁邊的隊員產生傷害。

    「ok,裡德、福特,喬納森,你們先進去……」

    布魯斯給隊員分配任務的聲音未落,身後就響起了肖恩驚恐的叫聲:

    「上帝,水裡有東西!」

    聽到叫聲的所有人迅速轉過身,齊刷刷的抬起了槍口,指向肖恩所說的方向,十二雙警惕的眼睛隨著戰術電筒掃過每一寸水面。

    下水道裡的污水靜靜流淌著,戰術電筒照在上面折射出粼粼水光,污水散發出的潮濕臭氣肆無忌憚的湧入隊員們的鼻子裡,但是此時他們已經不再聞到任何臭味,因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對水面的搜索上,他們要做的,是用眼睛去發現隱藏的危機,並且解決它。

    隊員們仔細的搜索了一遍,什麼東西也沒發現,尼爾開始懷疑肖恩是不是太緊張了。

    「不!不!,長官,水裡肯定有東西,剛才我清楚地看到水面急劇的湧了起來,並且是朝我們來的,我發誓這不是幻覺!」

    肖恩的眼睛並沒有離開水面,他仍然把槍抵著肩膀,緊張的搜索著。

    沃爾夫不敢確認他說的是否屬實,但是現在在這下水道裡,地形非常不利,他們是腹背受敵,兩邊都有可能來敵人,隊員們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做為掩護,盡快離開這兒才是最明智的。

    隊長布魯斯和沃爾夫的想法一樣,相對市政府廣場上來說,下水道是安全的,但是想對現在來說,下水道是危險的。布魯斯趕在更大的危險來臨之前下令所有隊員進入鐵門。

    「嘩啦!」

    一聲巨大的水響,一條黑影從污水中如閃電般躍出,逕直撲向最前面的機槍手安德魯。

    「砰!」

    警惕性很高的福特在安德魯身邊迅速轉過霰彈槍,幾乎在黑影躍出水面的同時,他的槍已經指向了黑影並且摳動了扳機。

    「啪」

    那道黑影被霰彈槍擊落在下水道旁的地面上,它顯然沒有死去,還在不停的扭動著,扭曲著軀體拍打潮濕的地面,發出清脆的拍擊聲。

    所有人的槍再次指向了水面,他們誰也沒有走上前去查看那只被伯德擊中的東西到底是什麼生物,因為水面下可能還有著更多這樣的東西,隊員們保持著高度的戒備,隨時發出致命的一擊。

    地面上的生物慢慢停止了扭動,下水道裡又恢復了死一般的平靜。沃爾夫用眼角的餘光瞥了一眼,這是一隻軟體動物,根據它的體貌特徵,沃爾夫覺得它應該是水蛭一類的水生動物,但是它的體型太大了,正常的水蛭就是吸足了血也不會有它十分之一大,不敢想像它吸足了血會是什麼樣的。不用懷疑,這又是被病毒感染的水蛭,並且病毒的感染還使本來行動緩慢的它具有了極強的彈跳力和快速攻擊的能力,有了這兩個能力,它們不再是被動的捕食者,並且它身體上有近百個吸盤,附著到獵物身上後想除去它將會是多麼的困難,而最恐怖的莫過於獵物要忍受被它吸乾血液慢慢死去的痛苦過程。

    「水蛭,這是被感染的水蛭。各位,保持隊形,我們撤到鐵門裡!」

    布魯斯下令隊員們撤退了,他清楚水蛭不會是單獨出現的,這種生物是群體生存,還會有更多的水蛭來到,他們所能做的,就是趕緊離開這兒。

    接到命令的隊員們很快就分成兩組,第一組要先確定鐵門裡是否安全,另一組繼續在門外進行警戒,如果第一組在裡面遇到了難以應對的麻煩,他們還有一個安全的後路可退。

    第一組進入鐵門裡的隊員很快確認了鐵門裡的安全,朝鐵門外的警戒小組發了出撤退信號。

    布魯斯和隊員們開始一個個的有序撤退,在撤退的過程中,他們也不敢有絲毫放鬆,槍口仍然指向前方,相互掩護,倒退到鐵門裡。

    布魯斯是倒數第二個撤退的,在最後的是機槍手安德魯,這是他們實戰演化出的經驗,在特種小隊城市進攻作戰中,霰彈槍手往往充當前鋒,以大面積火力在瞬間覆蓋對方,將其打個措手不及以獲得優勢;而在撤退作戰中,機槍手則是變成最前面的,他得為全隊提供最強火力壓制,以持續不斷的猛烈火力掩護隊友撤退;而安德魯現在就是扮演這樣的角色。

    老者就像是欣賞美國大片一樣,看著面前這勇士大戰怪物的戲碼,看的津津有味,良久老者才有動作,刺眼的光芒閃過,下一秒伴隨著老者的動作,所人都定住了。

    不,不是所有人都定住了,而是這一些剛剛還在畫面中的人物,全部都復活了過來,出現在了老者的身前。

    「去,殺死此人,我的勇士,」一副阿瑞斯的立體影響,出現在幾人面前,全方位沒有一個死角,就像是阿瑞斯本人站在幾人面前。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