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小說網 > 穿越重生 > 重生廢後翻身記

《》章 節目錄 81 文 / 茴笙

    「陛下的妹妹一共也就那麼幾個,臣妾都是見過的,也沒聽說哪一個突然出家當了女冠。唯有蘭溪長公主,臣妾一直未曾有緣一見,所以才會這麼猜測。」顧雲羨道。

    皇帝聞言點點頭,眼神看向窗外,「洛微小時候生了一場大病,病了很多年。痊癒之後,她就執意出家,說要侍奉道君終身。父皇其實是有些不樂意的,不過我希望她能夠開心,所以出面求了父皇。」

    「陛下與長公主感情很好麼?」顧雲羨道。

    出於某種原因,她不希望皇帝知道自己清楚他與三公主之間的往事,所以故意裝出好奇的樣子。

    「曾經很好。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她病了,我們有很多年不曾說過一句話。不過她出家之前,曾來見過我。有些事情說開了也就好了。」皇帝微微一笑,「我們如今,挺好的。」

    顧雲羨點點頭表示明白。

    她其實演得不太好,神情間仍有不自然的痕跡。然而皇帝此刻的心思全在接下來與妹妹的會面上,根本沒空去注意她的異常。

    顧雲羨見他如此,心中也起了好奇。

    不知道那位三公主究竟長的什麼樣子。其實若嚴格論起來,自己的命運,也算是被她給改變了的。

    若不是因為她,她也不會對皇帝情根深種,以至於後來,一步錯步步錯,最後踏入無可挽回的境地.

    顧雲羨見到姬洛微的時候,她正坐在窗邊烹茶。

    纖細白嫩的十指,小巧玲瓏的手腕,執杯的姿勢隨意而優雅,如同在三月的夜晚伸手接住一朵落花。

    她著了一身青色的道袍,長髮在頭頂綰成一個圓圓的髮髻,跪坐案前的背影自有一股出塵瀟灑之意。

    聽到開門的聲音,她回過頭,顧雲羨對上了她平靜無波的眼神。

    她的目光平和而恬淡,沒有一絲一毫的**,抑或渴求。

    顧雲羨曾在泠充媛身上也看過這樣的眼神。然而泠充媛的眼神要比她多出三分冷漠,不如她從容。

    姬洛微仔仔細細地把皇帝和顧雲羨打量了一番,露出一個微笑,「我的衣服你穿著很合身。」

    這話是對著顧雲羨說的。

    她口氣隨意,彷彿二人不是初次見面,而是相識多年。顧雲羨被她的態度影響,也回以一個微笑,「原來是三妹妹的衣服,多謝。」

    其實姬洛微的年紀比顧雲羨大,只是顧雲羨從前好歹算是她的嫂子,稱呼她一聲「三妹妹」也合情合理。

    姬洛微笑著點點頭,將視線轉向皇帝,「哥哥。」

    皇帝定定地看著她,輕歎一聲,「洛微,幾年不見,你好像一點變化都沒有。」

    「山中歲月無長短,在這裡住久了,人的心也靜了。有時候覺得時間都停止了一般,自然沒什麼變化。」姬洛微道,「別站著了,過來喝茶吧。這茶葉是今年新摘的,也好讓哥哥嘗嘗妹妹的手藝。」

    顧雲羨知道他們兄妹久別重逢,心情都很複雜,遂知趣地在一旁沉默品茶,給他們空間。

    「我們上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姬洛微道,「好像還是父皇駕崩、我回宮奔喪吧。」

    「嗯。之後你又回了西山,我們就再沒見過。」

    「哥哥也不說來看看我。」

    「你需要我來看你?」皇帝自嘲一笑,「我看你過年都不肯回宮一趟,還當你巴不得離我遠一點。」

    「我那是不想摻和宮裡的糟心事,想過點清淨日子,才遠遠躲開。然而我雖不肯回去,心裡卻一直掛念著哥哥,盼著哥哥能來看看我。」姬洛微說完,又笑著搖搖頭,「不過你說的也有道理。若哥哥三天兩頭來看我,恐怕妹妹便再也過不了清淨日子了。」

    皇帝手中握著胎質細膩的瓷杯,不知該說些什麼好。

    姬洛微見狀,笑著改變的話題,「哥哥今日來西山,是有什麼事要辦嗎?」

    「也不算是辦事,陪人出來散散心。」

    姬洛微的目光再次落在顧雲羨身上,「原來是陪阿嫂出來遊山玩水啊。」

    顧雲羨沒料到話題會突然轉到自己身上,尤其是姬洛微的語氣裡還帶上了三分打趣,臉頰不由微微發燙。

    皇帝卻自然而然地接口,「是啊。本來是想著,難得出宮一趟,便陪你阿嫂到處玩玩。卻不想運氣不好,碰上了下雨,這才到你的地方來避避雨。」

    「那妹妹可得多謝這場雨了。不然,還見不到哥哥,更見不到阿嫂了。」

    她說得委委屈屈,皇帝聽了忍不住笑著搖頭。

    姬洛微眼波一轉,忽然道:「哥哥可以先出去一下嗎?妹妹有些話想跟阿嫂說。」

    皇帝一愣,「你們倆有什麼話好說?」

    姬洛微挑眉,「這你就不用管了。總之,是一些你不能聽的話。」

    皇帝本就疼愛這個妹妹,此番難得一見,自然不忍違逆她的要求。再看向顧雲羨也沒什麼反對的意思,只得笑著起身,「好。那為兄便先出去。勞煩妹妹對你嫂嫂好一點,可別欺負了她。」

    姬洛微不滿道:「瞧你這話說的。我還能吃了她不成?」.

    皇帝笑著帶上門出去了,留下她們兩個女人單獨相處。

    姬洛微臉上的笑容慢慢斂去,看向顧雲羨時恢復了一開始的平靜。

    「我聽說你很久了。」她淡淡道。

    顧雲羨從她支開皇帝起,就明白她別有用意,此刻也只靜靜地等待她的後文。

    「顧太后的遠房侄女,皇兄的結髮妻子,出嫁前最大的優點便是端嫻莊重、聰明識禮。這樣的一個人,卻因參與謀害嬪妃之子而被廢。前後變化著實有點大。」她道,「不過但這宮裡本來就是能把一個好人變成怪物的地方,你會這樣也不稀奇,所以我當初並沒怎麼放在心上。」

    她看向顧雲羨,「我開始對你感興趣,應該是在得知你重獲聖心的時候。我此前從未聽說過,身為廢後居然還能再度俘獲君王的寵愛,一舉翻身,把局面變成如今這樣。」她道,「我光是聽著,都驚訝得不得了。」

    顧雲羨沒有說話。

    「父皇駕崩那年,我雖回去奔喪了,卻並未待太長時間,也不曾與你碰面。這兩年想起來,心裡還覺得有些遺憾。」姬洛微道,「適才靜妙告訴我,說陛下到觀裡來了,身邊還帶著個女子。她不知道那女子是誰,我卻第一瞬間想到了你。所以,我讓靜妙去請你和陛下過來。」

    顧雲羨終於出聲,「長主想見我?為何?」

    姬洛微慢慢道:「因為我想看看,把我皇兄迷得暈頭轉向的女人,究竟長的什麼樣子。」

    顧雲羨有點想笑。

    就在片刻前,自己心裡也在想,能讓皇帝牽腸掛肚多年的妹妹,究竟長得什麼樣。可誰知,自己好奇著別人,別人也在好奇著自己。

    「那長主現在看到了。你有什麼想法?」顧雲羨微笑道。

    姬洛眉頭微蹙,「你和我想的不太一樣。」

    「哪裡不一樣?」

    「感覺。」姬洛微輕聲道,「我本以為你是會是鑽營權術、心機深沉的人。可今日見你,卻覺得你不是這樣。」

    這話好像是誇獎,顧雲羨卻不為所動,只平靜地反問:「我與長主不過第一次見面,你又怎麼會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

    「你不知道我曾經病了很多年嗎?」姬洛微悠悠道,「瘋子的眼睛,其實是最毒辣的。」

    頓了頓,她繼續道:「一個人,無論他掩飾得有多好,眼神也總會露出些許端倪。愛慕虛榮的,背信棄義的,涼薄狠辣的,各種各樣的眼神,我只要見過一次,就不會忘記。」

    她看向顧雲羨,「從你的眼神來看,不像是腹藏鴆毒之人。你從前是被人冤枉的吧,又或者,裡面還有什麼隱情?」

    顧雲羨被她的一席話弄得有些不安,口氣生硬道:「從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

    姬洛微一笑,「不提也罷,反正我也不怎麼關心。」

    「長主特意支開陛下,就只是為了跟我說這番話?」顧雲羨道。

    「自然不是。」姬洛微道,「我是擔心皇兄,想告訴你一件事。」

    「什麼事?」

    姬洛微卻沒有直接回答,反而提起了另一個話頭,「去年年底,寧王進獻的御馬驚駕一事你可還記得?」

    顧雲羨點頭。這件事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忘記的。

    「我聽說了此事之後,心裡很擔心。我與皇兄雖已極少見面,但他依然是我在這世上最重要的人。旁的事我都可以不去理會,但他的安危我不能不管。」姬洛微慢慢道,「我覺得他的後宮裡,有一些太過危險的存在。」

    她提到了御馬驚駕一事,又提到了皇帝的後宮。

    顧雲羨的心跳猛地加快。

    就是那件事,讓她至今還心存疑惑。

    當初寧王進獻御馬,景馥姝搶在皇帝試騎之前先上去了,卻被御馬給直接摔了下來。柔婉儀後來告訴了她,景馥姝當年之所以與皇帝相識,便是因為她的坐騎受驚,皇帝正好救下了她。

    相同的事情再一次發生,不免讓皇帝牽動舊情,對她心生憐惜。

    當時還好她應對得當,不僅沒讓景馥姝搶到太多風頭,反而還借此機會給姜月嫦和沈竹央扣上了治宮不力的罪名,一舉奪得宮權。

    然而事情雖然過去了,困惑卻一直留在她心底。

    她當時篤定此事與景馥姝有關,卻怎麼也想不出她是如何辦到的,也就無從下手。再加上後來寧王認了罪,承認是自己怨憤難平,在馬上動了手腳,這件事也就這麼了結了。

    姬洛微突然這麼說,難道是……

    「我覺得御馬驚駕一事,與景氏有關。」姬洛微的聲音十分平靜。

    顧雲羨忍不住輕吸一口氣,「為何這麼說?」

    「我不知道宮裡的情況是怎麼回事,我只知道我眼睛看到的東西。」姬洛微道,「大概麟慶二十六年吧,我曾見到寧王與景氏在西山上相會,舉止言談間,渾然不似尋常親戚。」

    顧雲羨怎麼也沒料到她會說出這樣的話來,被震得心神發顫,「你、你的意思是……景馥姝與寧王?」

    「我沒說他們有私,我只是覺得他們的關係很不一般。」姬洛微道,「他們見面的地點在西山後山的一條小路上,少有人至。然而不巧得很,那附近正好是我每日都要去散步的地方。他們大概沒想到西山道觀的這一任觀主居然是陛下的女兒,還當那裡很安全。後來我詢問了觀裡的人,當日是周王妃帶著侍女來上香,沒有寧王來過的記錄。所以我猜測,寧王應該是悄悄追著景氏而來。」

    顧雲羨已不知該說些什麼,只能睜大雙眼,腦子裡不停轉動。

    寧王和景馥姝?

    從她對景馥姝的觀察來看,她對皇帝確實是一片癡心,不可能和寧王有什麼不清不楚的牽扯。

    那麼難道是寧王一廂情願?她記得,寧王從前是煜都有名的風流公子,難道是他看上了自家美貌動人的三弟妹,又見三弟病弱,所以動了不該有的心思?

    又或者,寧王與景馥姝老早就相識,就如陛下和景馥姝那樣。只是後來景馥姝嫁了周王,所以寧王心存不甘?

    但無論是哪種可能,都太……

    姬洛微見她神情變化不定,知道她已陷入巨大的震驚之中。由著她思考了一會兒,才淡淡道:「我知道的就這些。到底怎麼回事,還得你自己去想辦法。」

    顧雲羨抬頭,忍不住問道:「你為什麼告訴我這些?」

    姬洛微想了想,認真道:「因為哥哥。我今日見他,覺得他與過去好像不大一樣了。似乎開心了一些。」眼中隱有黯然,「以前他雖然也總是笑笑的,但我知道,他其實一點都不開心。他活得很累。我想,既然他如今喜歡和你在一起,而你看起來也不討厭,就幫你一把吧。」笑了笑,「這便算我送嫂嫂的一份大禮,希望能助你扶搖直上。」

    作者有話要說:

    啦啦啦,啦啦啦,景馥姝的秘密一點一點都被雲娘挖到啦~~~

    大家搬個小板凳坐等後續高迡禮a~~~~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